千千小说网 > 神州浩劫录 > 第一百零二章 心魔

第一百零二章 心魔

作者:冷月十一光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
千千小说网 www.qqxs5200.com,最快更新神州浩劫录最新章节!

    试炼之境另一处,元龙在慢慢长夜,有惊无险战胜那个带领一群鬃狼的魔道中人,元龙心中却并无多大成就。这个魔道中人,虽然修为还不错,不过却明显与自己还有些差距,这次战斗仅仅起到的作用只是让自己有了对实战的理解更多一份,对修为的认知更多一份!

    经过了一次战斗,这个长夜的确显得格外得长……群狼退后,火光渐渐暗淡,星空也不再璀璨。沙漠中的寒气降临,好似很快地上就会凝起霜岚……

    此时正值深夜,而且修为损耗颇多,元龙不敢以元气硬撑,于是在附近找来不少的枯木,慢慢向篝火中添柴,每次添柴之后,祭起星尘剑环绕四周,绿光微现,然后盘坐调息!如此这般添柴四五次之后,元龙依然觉得距离天亮还有一段距离,于是天色一直未亮……

    如此又过了四五次,终于元龙自身也未可知,这黑暗还要持续多久,只是长夜恐怕是要将近了吧……

    于是最后一次添柴之后,元龙陷入闭幕沉思,即使篝火熄灭,也不再管它,因为那是应该足以天亮,,元龙如此认为!对于长夜的认知,元龙不再去管,转而想着这次试炼到底为何?如今自己不知身在何处,要想着哪里走才能走出这试炼之境!原本这样想想自是毫无问题,不过元龙问自己多次之后,陷入了浮想联翩……转而想到自己到底为何而修炼?自己在黄道十二重境界十日已久,到底何时才能突破?有没有什么办法让自己可以一窥玄境?

    元龙内视心海,周身经脉灵气流转平稳,虽然先前那场战斗消耗不少,不过如今,只要停止消耗,身体便会自行从周围吸取灵气……元龙不自觉间,凝练灵气的同时,一直内视着心海之内精气已经流转,越来越多,越来越大……而当自己想要再进一步之时,却是全身都开极其的难受,好似血管要爆开一般……而心海无边,为何自己不能够凝练更多的精气,如此这般,不知何时才能精气归元……幻圣鸿大师兄当年入关之时,已经玄境第二重,如今看大师兄出关之势,起码玄境五重境,也许不过多久,大师兄就能元流化形,铸本归真,踏入地境了……而自己恐怕与大师兄将要岔开更加巨大的差距……想师傅与掌门师伯虽然亦有差距,但终究天门四杰之一,修为更是远胜其他师叔,如果将来大师兄继承天门,而自己依然不能突破黄道境界,怕是难于大师兄为伍了……

    元龙依旧注视心海之内灵气缥缈,不觉沉思道:“心海也心海,何时才能将你化成哪怕一滴的的水流?”不觉之间,那心海之内的灵气,漂流剧烈起来,而元龙与它相连一处,自然心意相通……它们好似在回答:“是你凝练灵气不精吧!”

    “初入黄道第十二重我便试过,无比精炼灵气,但是依然未能将灵气化为元流!现在如何能说我练气不精呢?”元龙如此想到,所以并不认为自己凝练不精……

    “那恐怕是你不能坚持不懈,或者不能持之以恒!”那飘渺的凝练的灵气之上好像张开了一张嘴巴,如此这般回答元龙……

    元龙内心一阵微微激荡,“一切虚妄,内心这般也许是自己太过无奈,(或是自己执着与突破,所以才无论怎得都想到这里去。)”

    “除了最初踏入黄倒十二重的兴奋,以后的日子,我不无一天不执着于修炼,不执着于突破,如此这般,还能说我不够勤奋吗?”元龙的确如此……

    “那唯一的解释就是你,资质平庸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元龙本想反驳,自己作为天门四杰孤星多年来的唯一弟子,不足十年便踏入御物之境,更得师傅亲授师傅自己当年宝剑——星尘!足见自己修为资质不错,很得师傅重视……不过想到了此处,又想到自己多年未曾突破,又有什么号反驳呢!而且自己的师弟,不过短短数年(不足十年,伙房呆了几年……给忘了),修为一路畅通,好似境界的阻拦根本不存在一般……

    终于元龙不在盘吸修炼,是睁开了眼睛,不过此时天色却是已经几近晌午!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竟是到了这个时候……

    其实这是试炼之境在纠正元龙的时间观念,元龙沉迷心海之中,背负负面情绪,总是认为黑夜漫长,今次,既然元龙醒来,干脆直接到了中午好了……

    元龙起身看看,篝火早已经成灰,甚至被不大的风沙覆盖了一层沙土。周围的一切丝毫不值得眷顾,于是元龙继续起身前行,不过此时烈日当空,没走多久,元龙顿然觉得一阵口渴……看看周围寸草不生,沙漠一望无际,不知何处才能找到水源……

    “自己真是太笨了,从一开始就不该走入这沙漠。”元龙突然这样对自己来一句……

    一步又一步,实在太慢,于是元龙干脆御剑而行……

    “尽快遇到个水源就好了……”强烈的愿望让元龙冒出这样一句。说完这句话没多久,元龙就看到远处天空浮现一片绿洲……

    “海市蜃楼”元龙当然是立马看到了,“传说沙漠之中,蜃魔以欲望为诱饵,专吃上当之人,不过现在顾不得那么多了,也许我的试炼就是打败蜃魔……”

    元龙一路小心翼翼,希望有任何波动自己都没有遗漏,虽听说过蜃魔之名,不过就是师傅也没有什么过多的了解,也远不止蜃魔有什么厉害之处,于是元龙警觉异常,不过穿过蜃楼的幻想,知道找到绿洲,似乎都没有什么危险,而这蜃楼好似是给自己知音方向一般……

    终于元龙在一片凹陷的沙漠地带找到一小片绿洲,内有浅浅的水源……于是元龙再查看一下四周,然后以神识探查一下水源皆无异样,于是元龙向前,用手捧起清泉,喝了个够,然后在看看水源,“万一还要继续再这沙漠很久,不如带点水上路……”

    不过自己现在也无器具,又不能一次喝得太多,那样只会更快口渴,于是元龙看着水面,终于脑瓜一亮,掐指成诀,召出宝剑!自己修炼的是木属性的,常年与星尘剑为伴,这木与水倒是能不错的兼容……于是,宝剑出鞘,将泉水吸入剑柄之中不少……

    就在宝剑吸入这泉水之时,元龙一直注视着这水面,待到元龙觉得水已经大概够用之时,便停止了吸水。然后元龙似是感激地看了这一泓清泉一眼,嘴角微微一笑,然后就准备离开……不过就在离开前的这最后一眼,元龙心中突然一击波动,只有短短不足一吸,一股莫名的感觉涌上心头,却又微弱不可觉察……

    突然有这么一出,让元龙不敢继续这么放松,于是又保持警惕,继续前行……不过这次却不等元龙宝剑内的存水排上用场,很快元龙便走出了沙漠,进入一片绿油油的草地,这草地之上有一条河流,蜿蜒绵长……

    “看来是用不到你了……”此时已是夕阳西下,元龙走到河流边上,看看这在沙漠之中弥足珍贵的河流……

    元龙微微一笑,俯身河边,看着水中倒影,然后又伸手捧起一把河水,比及放进嘴边,元龙心中又是一阵莫名的感觉,于是元龙抛下手中的水,有看向河面……只见河流水流缓慢,涟漪之后,不过又是自己那张略显狼狈的脸。于是元龙又是苦笑一声,却是再也没有了喝水的意思……

    元龙沿着河流,又走了,两日心中莫名的感觉越来越加强烈,但是这感觉出自何处,却是一直不得而知,元龙隐约觉得与河水有关,但是这河水无论怎么看都殊无异常……

    河流劲头不远处,是连绵的群山,这群山郁郁葱葱,看来也不是缺水的地方。于是元龙也只能前行,似是被命运指引,一直前行,完全将试炼抛在了脑后,此时让元龙更加在意的,是那股莫名的感觉,这莫名的感觉背后,似乎隐藏的是恐惧……

    进入山林前的那一夜,元龙没有继续修行,连续两日的奔走,和莫名的感觉使得自己有不小的劳累,于是查看周围无什么危险,便浅浅睡了一夜,这一夜倒也没有什么发生,只是醒来之后,依稀记得昨夜梦境……梦境之中,自己走在如同这几日试炼一般的道路之上,不顾看到前方有一个人影与自己颇为熟悉,待到自己向前去拍拍那人的肩膀。那人回来,自己只记得那人面目熟悉而又狰狞,其他便无论怎么会想都想不起来了……

    随着醒来时日越久,这梦境消散得越加无影无踪,于是元龙也并未注意,只是继续前行,进入山林。山林之内错综复杂,元龙也不御剑,随林而走,一个上午时间,听到不远处呼呼水流,原来竟是遇到了一处高山瀑布……瀑布下方泛起的水花使得这里聚集了一道彩虹,同时还有不少的鸟兽……多日自己深情紧张,今日看到彩虹倒是心中有了一丝明媚……不过比及到了瀑布之前,先前那股莫名之感,强烈袭来,已经到了元龙无法忽视的地步……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此时元龙再次意识到古怪,于是不能再次置之不理……

    “其实也没什么事……”

    元龙沉醉之时,旁边好似有人嬉笑回答……不过元龙左右查看并无一人……这一定与水有关……于是元龙走到瀑布下的湖面,仔细看着水中……元龙此时注意力全在水中,思索良久终于发觉,这一切古怪似乎就来自与水中倒影……于是元龙一刻不停,始终注视着水中,不过倒影也如自己一般看着自己……

    “看来不做点什么事不能翘楚古怪了。”元龙心中想完,向着水中招招手。水中倒影也同样招招手……不过还似乎有一丝不同,又不能确定……元龙又微微眨眨眼,这次确实发现了巨大的不同……元龙连忙退后几步……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妖孽?竟然在这里戏弄本大爷……”元龙怒不可遏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哈”一声大笑之后,“你是怎么发现的?”

    元龙注视着水面,不过什么都没有看到:“我先是故意眨得左眼,而你先是眨得左眼,然后又眨了右眼,以为我没有看见?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在看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元龙又看一面睡眠毫无动静,于是左右看了一眼,突然下了一跳,急忙向左略开几步:“你是谁?”原来不知何时,元龙身旁竟是站了一人,而刚刚那些话竟是都从他口中说出,而自己却以为水中有所古怪,还注射这水中……

    “我是谁?”那人听到好似十分好笑,于是又哈哈大笑两声,“我不就是你吗?”

    元龙惊讶地说不出话来,不过仔细大量对面之人,与自己别无二致,只是身影流里流气,面目有些可憎,孰无正行,此时正口含一只牙签……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你是……”元龙一手召出星尘剑,一手抚头,仔细回想……

    “都说了我就是你,你要跟自己打架吗?”对面的元龙,看到元龙执剑在手,于是也召出星尘剑,执剑面对元龙……

    看到对面的冒牌货也召出星辰剑,元龙怒不可遏,大叫一声:“你是蜃魔!你是蜃魔!”然后想着“元龙”略去……

    “元龙”看着元龙向自己攻击,倒是一副满不在意,比及元龙直刺过来,“元龙”抬手,一剑隔开,然后反手一剑向着元龙背后砍去……元龙虽然心烦意乱,但是一入战斗,不自觉警觉,注意到有危险,立马反身,挡住“元龙”砍来一剑。元龙在黄道日久,对于招式的修炼,早已经炉火纯青……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有星尘剑?”元龙眼看“元龙所执之剑与自己一模一样,不由一问……

    “因为我才是元龙!”“元龙”笑意盈盈地回答……

    “少在那里胡说八道。”元龙看对方没有打算妥协,于是调动精气,手中宝剑瞬间光华大作,将周围数丈都映衬的荧光闪闪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说了我才是元龙。”“元龙”大笑两声,同时手中宝剑同样荧光数丈,甚至比元龙的范围更加广阔,而且“元龙”绿光所覆之处,竟是土地异样,有不少的树芽破土而出……

    元龙看到这里,心中恼怒,飞身向着“元龙”连续攻击。而“元龙”一一应对,任凭元龙接二连三,从岸边战至湖面,从湖面战至瀑布,从瀑布一招一式打到瀑布上方的河流……由于元龙攻势猛烈,这一次次相击,竟是将自己震得户口发麻,而反观“元龙”,泰然自若,反而接助攻势暂避锋芒,巧妙化解……终于元龙越来越暴戾,而招式也越来越加凌乱。“元龙”抓住机会,竟是转瞬之间在元龙身上留下三道伤痕……

    眼见无论自己怎么攻击,始终都没有效果,反而是得自己受伤,于是元龙停了了下来,平复一下心情……手中宝剑光芒再次大盛,周围草木齐齐向着自己周身飞来,在元龙身边形成一个巨大的草木旋风。之后,这飞旋的草木旋风似是受到元龙法诀激发,在这旋风之中生出各种各样的草木荆棘向着对面“元龙”飞去……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“元龙”身边也同样聚气飞旋的草木,出了他身后山林之中的草木之外,还有“元龙”法诀所化翠绿的木属精气融入其中……紧接着“元龙”的攻击,也向着元龙而去……

    一阵僵持之后,两股旋风消耗殆尽,冲击在一起的力量炸裂,竟是都想着元龙而去……反观“元龙”,后退几步,完全没有收到影响……而此时元龙刚刚催动法诀,来不及躲避,只得互助要害,被飞散的草木荆棘割伤多处……

    “你不可能赢我,你不可能赢我!”元龙大吼道,“我怎么可能输给了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不觉,元龙竟也将对面当成了自己……然后元龙狠狠一跺脚,飞天而起,然后天空爆发出一片绿色的烟花,烟花之中,武术枝条藤蔓,迎风而长,粗若碗口,向着“元龙”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元龙”此时人在地面,不过看着这么大阵仗,依然泰然自若,同时自己身边的大地迅速破裂,无数的纸条藤蔓迎风而涨,比之元龙的法术更加的强大……

    缠绕在一起的木属灵气越来越多,是得“元龙”数十丈都密不透风,不过“元龙”的法诀更为强大,已经渐渐似乎将元龙的灵气绞碎而上……

    就在“元龙”低头沉吟元龙怎么这么弱的时候,天空的惊变,风雷大作……“元龙”的法诀深入天空的荧光之中,眼看就要将荧光中的元龙束缚……就在这时,一道天雷从天际漩涡而出,击散天空荧光,贯穿元龙身体,同时击散“元龙”从大地而出的藤蔓……

    此时元龙连续使出两个强大法诀,消耗巨大修为,一手承接天雷的宝剑问问颤抖,不过元龙还是等到了“元龙”惊讶地看向自己,就在这时,元龙接天雷一剑,挥手而下……

    一道雷光偏转,打向地面飞来的藤蔓,势如破竹,速度向着地面身在藤蔓之中的“元龙”。

    “元龙”此时无法躲避,眼看天雷转瞬即至,于是只能生生抗住这一剑……天雷击中地面,僵持了那么一瞬,便破土而去,生生催入地面三尺有余……

    眼看“元龙”没有接下此天门至高法诀——天道诛魔诀,虽然这只是天道*四象诛魔诀中的前面一小段,但是生生承受如此打击,元龙自认为师无法做到的……

    于是元龙,渐渐收了法诀,强行平心,但是还是一口鲜血退出,然后坠落湖面,然后顺着瀑布被流水冲下……元龙躺在湖面……随波逐流,不去想其他事情,只是会心一笑,多年以来,自己终于使出了天道诛魔诀,由于这一招威力强大,而且对自己也有不小的伤害,所以即使师傅传授法诀很久,自己也从来没有用过,只是微微调动过这股力量几次,不过因为过程过来越加痛苦,实在没有使用的必要而作罢……今日一用,虽然重伤自己,却是心中一阵颇为顺畅……

    就在元龙飘向湖边之时,耳边突然一阵怪笑……

    “桀桀桀桀……傻瓜,以为自己胜利了吗?其实最开始我就没有使出全力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声音响起之后,元龙心惊举目四望,只见就在自己身边。先前自己湖边看到的那个影子,依然还是自己眨眼时候的模样,然后那影子从水中换换升起……

    元龙想要起身,但是却是剧痛更甚,无法动弹……眼见那影子出水之后,又化作与先前跟自己战斗过的无二一般,元龙惊惧,心中无法言喻……

    只见那“元龙”缓缓飞身在天,然后星尘剑,掐指成诀,口中默念,转瞬之间,风雷大作。而元龙还在湖里躺着无法动弹,此时深思存亡关头,元龙不顾身体疼痛,强行以手撑起身体,爬向岸边……

    不过此时“元龙”法诀已成,天空乌云密布,天山雷鸣……元龙强行站起身来,不过心中却是无比绝望……天门真诀,即使自己此时毫无伤势,也万万不可能接下……只是此时元龙无比明悟,先前经历历历在目,最初的异样也被自己想起,于是问道:“你到底是谁?是心魔吗?还是蜃魔?”

    “心魔亦或蜃魔,此时还有那么重要吗?”“元龙”答道,“仔细欣赏着这正宗的天道四象诛魔诀吧!”

    元龙眼看天空,只见一道雷光贯穿“元龙”,四个方位四只雷光织成的神兽向着自己狂吼,此时,天空那人像极了自己,好像使出这一完整剑诀的本该时自己……

    元龙越看越加悲愤,心中无比难以言喻,不过是突破黄道,自己竟然花了十数年还未能突破,此时眼见天空那人与自己无二,却比自己修为更加高深,相比已经踏入玄境了吧!不过这人真的是自己吗?元龙强行聚气摇头的力气,看着偏转而下的雷光即将打中自己,四只雷兽蠢蠢欲动,跃跃欲试,恐怕自己即将粉身碎骨,不过元龙此时却是更加不能容忍,天空那人就是自己……

    于是,元龙大喊:“不对,你不是元龙,你是蜃魔!”

    就在元龙喊出这一句之后,周围的瀑布流水,山林草木尽皆如同被吸进无名漩涡扭转在一起,转而变成了滚滚黄沙,然后天地复位,竟是回到了元龙最初赶到异样的沙漠绿洲……元龙诧异异常,只是看了一眼周围,无比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涌上心头,但是再向天空看出,天道四象诛魔诀已然加身,无匹的力量撕扯着元龙的身体,瞬间便让元龙失去了意识……

    此时一股温和的白光不远处而来,包裹着元龙,穿过山林,将元龙放在一峡谷瀑布旁边,此时这里还有昏迷的很多人,包括他的小师弟林无间,和师姐妹玉秀峦、宋诗韵、玄天灵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