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千小说网 > 神州浩劫录 > 第一百零四章 红尘迷梦

第一百零四章 红尘迷梦

作者:冷月十一光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
千千小说网 www.qqxs5200.com,最快更新神州浩劫录最新章节!

    此时天门大殿之内,天门众多长老与玉阳、无月、孤星、出云尽皆在此,众人尽皆盘坐,好似在合力运行着什么法阵。而到了试炼将要结束之时,这些人也陆陆续续开始收功……

    “掌门师兄,此时试炼原本规定找到天山与北山(承阴山)之间的出口结算通过,而如今给她们的试炼各不相同,堪比登天之难,如今只有大师侄幻圣鸿走出,这要给予弟子,如何评判……”此时一位长老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呀!是呀!”听到提出大家共同的疑惑,于是其他一些长老也开始随声附和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评判并不重要。”此时天门掌门玉阳真人缓缓睁开眼睛,“重要的是,门下弟子安逸百年,修为无增有退,如今用这天门秘法,给他们营造出如同下山历练一般的环境,还有充裕的灵气,让他们修为都能更进一步,岂不是幸甚一件!”

    “掌门师兄所言甚是。”此时出云开口道,“我想各位师兄所担心的,还有一件就是,如今弟子们尽皆昏迷在出口之处,怕是名次也无法排序,不过大师侄在如此大神通的幻境之中都未曾迷失,当是首名无疑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呀!马上就是玉华论道了,以师侄修为,为天门再次夺取神州东道主之位,定是如同探囊取物一般!”各个长老门下弟子,修为都不尽如人意,于是都转而夸赞幻圣鸿倒也正常,毕竟幻圣鸿的修为,如今已经胜过了诸多的长老一辈……

    “这次试炼,孤星师弟的弟子——林无间,表现才是惊艳,试炼之时,怕是才刚刚踏入黄道第十一重境界,但是试炼之中却是超脱了十一重境界的极限,竟是使出了完整的天道四象诛魔诀,而且还有余力保护他人,而且剑诀剑势把我几乎完美,当真是千年一遇的奇才!”出云此时更是夸赞了一番孤星师兄的新弟子!

    “无间修为,的确有独到之处,我也匪夷所思……”孤星或许拉了其他师兄弟的不少仇恨,只是此时的孤星却是真的觉得难以置信,黄道第十一重的修为,所能凝结和调动的力量,应该不至于能够发挥出完整的四象诛魔诀,不过此时来不及多想,“不过无间修为尚低,试炼之中也许惊惧忘我,才发挥出这样的威力,却是不能所托甚重。玉华论道还是非大师侄不可!”

    众多长老一阵附和之后,玉阳真人再次开口:“鸿儿此次闭关的确有所突破,不过神女剑宗势门下弟子也修为不可小觑,而极火宗楚宗主更是收获一惊天绝艳之弟子,这次想要获得东道主之位,鸿儿怕是道阻且长!”

    众人一阵沉默,毕竟他们也知道这个情况,只是此时该如何应对还未可知,于是索性不言便是……

    “若是师侄修为能够更进一步,那么胜算便会更多一分……”出云眼见众人不语,于是打破沉默。

    “其实针对鸿儿的试炼才刚刚开始!”玉阳真人默道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幻圣鸿眼见所有师弟师妹尽皆出了试炼之境,如今在这天山与承阴山西口,已经没有了危险,他们过不了多久就会醒来,如今自己也该去拜会师傅了,解读自己闭关所遇之疑惑……

    幻圣鸿转身,看看这自己入天门以来并未踏足过之地。之间承阴山西面一道瀑布垂天而下,向南吹刷成一条不算宽的小河流,如今自己所处之处,正是这小河流东岸,只是如今这河流表面距离岸面尚且数丈之远,搞得此处倒是想一小山涧,不过幻圣鸿并未在意这些……只是随便看看便准备起身离去……只是就在这时,原本晴朗的天空似是落下天坠之云,慢慢将自己置身云海之中……于是幻圣鸿停下脚步,保持谨慎,以防什么不测……

    很快的,幻圣鸿所处之地越来越加水雾弥漫,就连刚刚转身三尺之外的师弟师妹们都已经看不清楚,不远处的小山涧也听不见流水之声,水岸的分界也已经不知道在哪里……

    慢慢地、吞并幻圣鸿的森白水雾,自下而生升起一粒粒如同沙粒一般细小的黑得发亮的小黑点,平均充斥在这水雾之中……幻圣鸿提高警惕,但是并无多余的动作!紧接着在这之中不远处,就在幻圣鸿对面大概十丈距离,一股水雾开始扭曲,慢慢凝成一股黑影,黑影慢慢化为人形……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幻圣鸿平静地问道,虽然面对如此环境,但是却丝毫不为所动,“在这里装神弄鬼,岂不知天门是神州第一宗门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不要紧张!”那声音大笑两声,然后确实一股颇为稚嫩的声音,“你就是幻圣鸿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将来要接替掌门之位之人?”

    “那要看师傅和各位师叔们的意思!”这人语气好似跟天门有渊源一般,倒是让幻圣鸿颇颇觉有意思……

    “让我看一看,你如今有没有坐上掌门之位的资质吧!”那一人影说完,从他的脚下伸出一道漆黑发亮的直线一直延伸到幻圣鸿脚下……

    幻圣鸿看到那黑线朝自己而来,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。不过那到了自己前一步的黑线,却似活了一般,突然一窜,急速窜入幻圣鸿脚下,瞬间与幻圣鸿全身相连……

    幻圣鸿瞬间如同失去重力一般,仅仅看看水雾弥漫之间的黑色沙粒极速向上飞去,而自己如同坠落深渊。慢慢地,坠落停止,而这四周变得如同星海一般,无边无际,无上无下,没有任何可以参照……,只有对面一个黑色的人影还在……

    “这里与天门隔绝,即使玉阳真人,也感受不到这里的存在。想要继承天门,必须走出我的跟前,不过你只有十步的机会!如果十步踏出,你依然走不到我的跟前,说明你没有继承天门的资质,就将永远沉沦在这无尽域之中……”那道黑影说完,这虚无的空间开始闪烁一幕幕亦真亦幻的画面……

    只听那黑影说完,幻圣鸿陷入了沉思之中。在这里,幻圣鸿好似无法调动力量一般,任凭踏向何方,都不可能十步走完这十丈距离,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秘密?这人到底是何居心?饶是自己精通幻境,意志坚定,也还是没有参透这其中的奥秘……

    幻圣鸿好似沉思了很久很久,但是还是没有踏出一步,这虚无之境变得越来越加暴躁……好像开始出现如同空间裂缝一般的黑色闪电,触目惊心……

    幻圣鸿依然沉浸在恍惚之中,越是心中对着这里有所畏惧,越是不敢随意踏出一步……就在不知多久之后,虚空之中的黑色闪电化为一道化为一柄漆黑巨剑,刺破长空,直射幻圣鸿眉心……瞬间幻圣鸿脑海一片空白,好似忘了十丈之约,忘了试炼之境,忘了出关,忘了修炼,甚至忘了自己身为天门弟子……

    然后虚无的苍穹开始变换,黑暗如同漩涡一般,吞噬了幻圣鸿的身体。穿过无尽的黑暗之后,眼前一片光明,这里深宅大院,红砖青瓦,不知几道墙院之后,隐隐有人焦急地低声言语,来回踱步……不知怎得,幻圣鸿却是莫名的紧张,脑海无法平静,心跳剧烈加快,但是却是感受不到自己身体的存在,仿佛手脚具无,只剩下一副感受存在……终于,幻圣鸿穿过了阻挡自己的最后一道门墙,看到一个几个男人,其中一人身材修长,衣着讲究,斯文儒雅,但是却是最为紧张;还有一人,坐在轮椅之上,须发尽白,口中低语保佑,双手握着齐握一根拐杖,不住地敲着地面……幻圣鸿脑海中瞬间又被另一种感情所充斥,眼泪不由自主流下,不知落向哪里……

    穿过焦急等待的男人,前面这一处庭院,数个丫鬟忙前忙后,院落中房内不断传来疼痛的哀嚎……幻圣鸿此时也跟着焦急起来,仿佛房内之人如同自己一般……此时的时光流失显得格外得慢,幻圣鸿仿佛能听见自己的心跳之声,千回百转之后,终于一个“哇哇……”的哭泣之中,将自己从不断飘远的神识拉回到这个庭院……

    “老爷,生了!老爷,生了!”一个丫鬟匆忙穿过庭院向在另一处的老爷禀报,“是个男孩儿,母子平安。”

    先前那个儒雅的男子,听到这个声音,显得格外的激动,一时之间手足无措,被别人抓住双手祝贺一番之后,才渐渐平静。然后急忙走到那个轮椅上的老人旁边:“爹,带您看看这个孙儿去!”

    几个男人来到,夫人所在的庭院,产婆抱出刚刚出生还在哭泣的婴儿,交到老爷手中。众人又是一番祝贺之后,那男子将婴儿抱与老人眼前:“爹,你来给他取个名字吧!”

    那老人目光慈祥,看了又看这白白胖胖的婴儿,伸出了手,又缓缓缩了回去,生怕自己年迈体弱,一不小心伤及这好不容易得到的一只独苗:“你婚配以来,多年无子。我曾在圣人像前多次立下誓言,如若得子,必展圣人鸿途大志。如今得子,誓不可忘,就叫他圣鸿吧!”

    “好名字!”“好名字!”“快!快!抱进去给夫人看看……”那儒雅男子道,“裹严点,别着凉了!”

    终于这新生的婴儿,又回到了他的母亲身边。好似哭累了,已经蜷缩着身体,缓缓入睡。一旁还很虚弱的母亲,无比宠爱地看着这初生的婴儿,眼角溢出泪光……

    “还记得他们吗?你的父母,你的家人……向前一步吧,你就能得偿所愿……”幻圣鸿满脸泪光,神情忘我,耳边响起这个声音,如同惊雷一般,激荡着幻圣鸿的心海……幻圣鸿内心嘶吼得喊叫着爹娘,但是他们充耳不闻……终于幻圣鸿伸出手来,希望能够触碰到他们,但是却距离他们越来越远……

    “不——这不是真的!”幻境中的幻圣鸿已经没有了自我,而他的真身,却是双手扶着脑袋,不断的摇头,“不——这不是真的!”终于,不愿接受这一切的幻圣鸿,向后退了一步——斩断自己初生的感慨!而幻圣鸿与他面前的黑影的距离,从十丈也变味了九丈……

    幻圣鸿神识平复了不知多久,从与自己出生的悸动中平复之后,再次抬头……看到的已经另一番景象。一个孩童,手持着纸风车随风奔跑,一个慈祥的老人目光不离地看着这个小孩儿……终于小孩儿注意到老人的目光的时候,向着老人跑去,不过却是无论怎么奔跑,始终还是距离老人有数步之遥……终于那老人缓缓闭上了眼睛,而小孩儿也跨越了这最后几步……

    “爷爷。”小孩儿摇摇老人的身体,“爷爷!”但那老人一动不动!就在小孩儿焦急万分之时,天空变得无比诡异,紧接着一道道流火,划破长空,落入小孩儿的家中……幻圣鸿想要替那小孩儿阻挡天空的流火,但是无论怎么做,那流火都阻挡不住,只能不断穿过自己,继续而去……

    流火落入小孩儿所在的庭院,转瞬之间将自己的家化为火海。小孩儿心中惊惧,但是还是不由自主地向着父母所在的院落跑去,幻圣鸿本想阻止他穿过火海,但是却是一次又一次地失败……终于小孩儿看到了门窗已经烧坏的房内,小男孩儿的父母此时就在其中,小男孩儿还是继续向前冲,但是他的父母却不断叫喊这让他离开,虽然他充耳不闻,但是却是没能继续向前一步……此时就在小男孩儿身后,一个穿着玄苍道袍的道长,一手抵挡住漫天雨火,一手提起小男孩儿身体,任由小男孩儿向着父母跑去,却是距离父母越来越远……

    此时幻圣鸿真身向前一步,又向后一步!而幻圣鸿真身距离那黑影的距离却是又减少两丈———代表着幻圣鸿斩断与父母的尘缘同时投身大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终于,幻圣鸿修行多年,下山历练。降妖除魔,赢得凡世尊崇……众人极力为其塑金身,立金像……幻圣鸿退后一步,于是真身又向前一步……

    众人集金山,求幻圣鸿降妖。幻圣鸿降妖而不受,拒绝金山诱惑,于是真身又向前一步……

    尘世日久,南柯一梦,醒来之后的幻圣鸿竟是身在青楼之中,锦被玉褥,软玉温香,檀香缭绕,笙歌艳舞,美人在怀……幻圣鸿起身,向外走去,但是刚刚下床两步,那群舞动的美女,便栖身而来……幻圣鸿想要将她们推开,但是她们尽皆衣着暴漏无处下手……不断有人委身倒向幻圣鸿,一不小心就是落入怀中……幻圣鸿越是急于走出,这短短一丈的距离竟是显得越发绵长……期间不可避免的与这些舞女的接触,让得幻圣鸿越发心神荡漾……幻圣鸿发觉,如此这般恐怕是难以走出去,于是索性盘坐于这笙歌艳舞之中,平息心神……那些舞女眼见幻圣鸿闭上了眼睛,于是一个个委身而上,极尽挑逗之能事,但是幻圣鸿心火已灭,始终不为所动,终于这些幻象散去……真身与黑影之间更近一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