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千小说网 > 上门女婿 >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一言

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一言

作者:貌似纯洁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千千小说网 www.qqxs5200.com ,最快更新上门女婿最新章节!

    去往机场的路上。

    夏梦似乎还能想到女儿见不着自己,哭闹不止的情形。

    她心没那么硬,也想带着孩子……

    可,总要让孩子养成自己随时离开的习惯。长痛,不如短痛。

    不多烦恼,她又翻开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温姐,你看好悦城公司么?”

    温君洁诧异,她知道悦城的幕后老板是谁,就因为知道,才不好答复。

    停了停:“夏总,现在悦城已经有些超出我想象,真的料不到,江雨薇会参加雪场的业余赛。我看过他们宣传视频,也料不到国内可以做出这种规模的雪场……但不了解海城这个城市,没办法妄言其它的……”

    夏梦唇角上扬:“海城啊,市区不如天海一个边缘化区县。区县,类似电视上八十年代那种电视画面。民风计较,蛮横,无理耍十分。举个例子,当初正常施工的时候,就有不下上千人去闹事。原因嘛,影响到了风水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敢说,整个海城,目前仅雪场这么一块净土。神仙或许可以一直保证它的干净性!”

    “那这样真的不好留住游客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有些人脑袋带坑,你猜不到他们在干嘛。答应留给茜茜的钱,全砸上去了,振威抵押,他自个还有没有借别人的,不得而知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种只能成功,不能失败的项目,注定成功不了。”察觉自己失态,夏梦敲了下头部:“温姐,我这次带你来上京,是律所需要很多你这样的人。静姐努力,能力也好,缺乏那种特质……有些话我能说给你听,就不希望你凡事考虑再三,犹豫不定。”

    “包括这趟去天海,我也指望你可以好好帮我做些事情。不然,我为什么要带一个从涂氏离职后的员工过去?”

    温君洁心脏一收,脸色稍有些不自然。

    夏梦跟着道:“温姐你的工作能力,心性,所修专业,金融相关的经历。我若是涂氏的人,不会让你只做一个跟专业毫不相干的小组长。”

    “夏总,我现在跟涂氏真的毫无关系,不然怎么敢在你面前谈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没说你跟涂氏还有关系,但一定的,会有人找你打听律所情况……我是觉得你可以帮我跟涂总牵个线,让沟通更容易些。”

    温君洁看不透后排这位比自己还小几岁的老板,一如看不透,她这次来上京为何如此干脆。

    不过她懂夏梦意思,是打算把跟涂氏接触这桩重要任务交给自己。

    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她难道一点不怕自己是涂氏安插在她身边的人?一起工作时间很短,哪来的信任。

    夏梦像是看出她所虑,补充:“说实话,我还特别希望你是涂氏的人,这说明,涂氏对律所的兴趣不是一般的大,有利于接下来要做的。当然你即便不是,很多话由你这个前涂氏员工说出来,会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尽可能把你知道关于律所的那些事透漏给涂氏。非但无妨,还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。公司的盈利不作假,前景不作假,不缺投资人跟资金,管理调度可控……我还生怕,没人把这些优势去告知我感兴趣的公司!”

    温君洁稍呆:“夏总,说真的,在进律所之前,我还挺不信您能靠自己做到这份上……现在看,是我们这些俗人,根本没资格去发表看法。您,太厉害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靠自己?我不是靠自己。大多数时候,运气跟贵人比较重要。就像我如果没有认识几个朋友,没人支持,不会换专业从事律所……我跟我前夫虽然离婚了,但律所能够有今天,其实是俩人的功劳,不敢自居。是让他居功,类同给他背了一座山,所以我只能一个人认了这些名声……”

    许是聊天深入,温君洁也少了忌讳:“跟夏总离婚,是任何男人的损失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这么好?”

    “当然,一个女人事业家庭兼顾,已经是许多人望尘莫及的。何况夏总这么漂亮……在我心里属于特别完美的女性,挑不出缺陷来……”

    夏梦笑:“你们这些话不多的。是不是捧起人来,都这么直接。”

    温君洁认真:“发自肺腑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以前不认识我。”

    夏梦拦住了话头,是到了机场,也是因为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等温君洁先下车,不紧不慢的摁了接通。古舟行的电话,以前都是她打给他,现在上班一样准时,每天必然来骚扰。

    “小夏,我跟你说的那些考虑的怎么样了?新闻上到处是律所跟荣海达成了共识的传言。怎么,我这个大股东,连知道的权利都没有了对么!!”

    愠怒无形,能让人感受到。

    夏梦忙道歉:“古叔叔,这不可能的事,我再大胆子也不敢绕过您。融资牵扯到所有的股东,谁也做不了主……不过,咱们前阵子开会,谈过这个,会议上,大家都同意了。合约的事更是乱传,您不给我准话,开了发布会也是闹剧一场……”

    “今天您不找我,我也正要找您好好说一说,把达成共识的合同原件让您过目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合同?”

    夏梦顾左说右:“您有意见可以提出来,我一定会让法务再跟荣海谈。”

    “我意见,你若是尊重我意见,会背着我做这些!”

    “古叔叔说哪里话,没有您,就没有律所跟我的今天。我也确实是误会了古叔叔意思,以为您找李瑞阳李总,是要用钱。所以才会选了个比李总更好的合作对象……现在,律所跟荣海合作已没办法更改。到这份上,如果出尔反尔,不但是在耍荣海玩,还在耍媒体,耍留意这桩新闻的人。以后,律所的公信力会受到很大影响……”

    “威胁我。”

    “古叔叔,千万别这么说。古氏最近业务量收紧,急需转型,对资金的需求很大……我不缺钱,律所不缺钱。您怎么就不信,我是在替您考虑……有几家公司会比荣海靠谱,主动弯腰退让……换成跟其它跟荣海同级别的企业,多是一言堂!”

    古舟行声线凝固,怪异:“我还真小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夏梦笑容也淡:“您是给我前夫面子,给傅老爷子面子。我一直都清楚,感激在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