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千小说网 > 寒冬乍暖,你还在 > 第917章 倾慕耀阳42

第917章 倾慕耀阳42

作者:半支烟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千千小说网 www.qqxs5200.com ,最快更新寒冬乍暖,你还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我的姑奶奶哟,你到底在哪里?”楠哥的声音是真的快哭出来了,“您可别闹出个什么事,明天我们还有戏要排,迟到不得的。”

    “马上回去。”南初的声音很冷静。

    楠哥听着南初的声音没什么异常,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南初直接挂了电话,安抚好南晚:“我在江滨买了一套小公寓,回头你住到那里去,这里的房子我会处理掉,免得爸在来找你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乖,我没时间了,我要回去了,听话,有事给我电话。”南初拍了拍南晚的脸。

    南晚还想说什么,南初已经拿起包,重新戴上口罩,直接拦车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20分钟后,南晚出现在楠哥给自己租住的高档公寓里。

    南晚打死没想到,她推门而入的时候,看见的不是楠哥,而是面无表情坐在沙发上的陆骁。

    陆骁眸光微敛,直接站起身,朝着南晚走来。

    迥劲的大手扣住了南晚的手臂,沉着脸,一字一句的问道:“你手和脸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不小心摔了。”南初随意找了一个借口,没想解释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。”陆骁没打算放过南初。

    南初透着落地镜,看了一眼自己的伤势,好像是有些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但很快,她的神态又变得散漫,葱白的小手从陆骁的大掌里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陆骁冷着脸,看着南初,已经恢复了双手抄袋的姿势。

    南初也不介意,就这么走上前,轻轻的搂住了这人,有些狼狈的小脸,就这么贴着陆骁的白衬衫。

    她知道,陆骁有洁癖。

    她以为陆骁会毫不犹豫的推开自己,尤其在发生了这么多不愉快的事情后。

    结果,陆骁只是皱了皱眉,最终也就这么任南初在自己身上赖着。

    “陆公子。”南初低低的叫着这人,“我很倒霉呢,走路没看路,手被划伤了,额头还被磕碰了,你都不安慰我,还凶我。”

    很讨好,很软糯的口气,就像一只委屈的小猫,再和主人撒娇。

    “活该。”陆骁冷着脸,声音却已经不自觉的放软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最受不了的是南初的撒娇,那娇嗔,总可以让他男性的自尊得到极大的满足。

    不否认,他内心也是一个大男人主义的人。

    若是以往的南初,总会在没心没肺的顶上几句。

    但今天的南初却安静的吓人,她从来没有像这一刻,听着陆骁的心跳声,能觉得这样满满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忽然,她就这么闭了眼,踮起脚尖,主动送上自己的红唇,在这人的唇角,亲了又亲。

    葱白的小手滑了下来,堪堪的搭在皮带的金属纽扣上。

    陆骁的眸光沉了下来,迥劲的大手扣住了南初的小手,声音压的不能再低:“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主动求欢啊。”南初没脸没皮的说着,一脸笑眯眯的模样,很是讨好。

    陆骁的喉结微动,瞬间就被南初撩拨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谁先推到谁,等南初回过神的时候,整个人已经被陆骁压在了客厅绵软的沙发里。

    扑面而来的,是两人灼热的气息,还有彼此的心跳。

    沙发沉沉的陷了下去,堪堪的包裹住两人,仿佛再多一点的重量都不能承受了。

    今晚的南初显得格外的动情,陆骁第一次在这种事情上,被南初逼的走投无路起来。

    有些理智全无。

    南初被吻的只剩下呜咽声,大口的喘着气,猫瞳亮晶晶的看着陆骁。

    红唇微掀,说不上是得意还是满足:“陆公子,我还以为今晚您会在方小姐的闺房里呢。”

    结果,一句话,就让陆骁瞬间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直接拉开南初,站起身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南初黯淡了一下,倒也没多说什么,她知道自己再一次成功的惹怒了这人。

    明明不应该问,但莫名的就想不断的践踏这个底线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公寓的门被打开,楠哥紧张的身影出现在公寓内,看见南初和陆骁的时候,惊呼了一声,立刻转身。

    陆骁只是看了一眼,冷淡的说:“给她处理干净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勾起自己的西装外套,头也不回的就走出了公寓。

    南初送都没送,就这么那就的坐在沙发上,手却不自觉的放在了小腹的位置,眸光温柔而复杂。

    楠哥倒是很快的回过神,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见南初的伤,怪叫了一声,倒是没多问,立刻拿起医药箱处理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姑奶奶,不是我说你,这圈子靠的就是脸,你脸都不要了,你还混什么!”

    有些气恼,楠哥下手也重了,南初怪叫一声,倒是讨好的冲着楠哥笑了笑,不过却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楠哥一脸不解气:“你别真把陆总惹毛了,惹毛了,别说这个圈子,就算是江城你都混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管楠哥怎么训,南初都不应声,乖巧的坐着,不时的点点头,却是一脸的敷衍。

    最后楠哥是被气笑了,处理好了南初的伤口,交代了几句,就干脆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怕自己被南初最后气出高血压。

    南初则一夜无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南初一早的戏,几乎都是一次过。

    导演对南初的演技赞不绝口,虽然不是科班出身,但是却比那些科班的人来的更精湛。

    南初谦逊的笑了笑,倒是没说什么,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还没来得及看接下来的剧本,眼前就已经被一阵阴影挡住。

    易嘉衍双手抄袋,毫不避讳的站在南初的面前。

    一旁的工作人员也伸长了脖子,看着热闹。

    要知道,江城这几天最热门的八卦,就是南初和易嘉衍假戏真做。

    这南初在拍戏,易嘉衍出现,这摆明了就是坐实了八卦的传闻。

    “你要在这里说,还是跟我换个地方说。”易嘉衍一句废话都没有,沉着脸,问着南初。

    南初安静了下,站了起来:“换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易嘉衍看了一眼南初,直接干脆的伸手把南初从椅子上牵了起来,朝着片场外走去。

    南初没挣扎。

    一出片场,易嘉衍扔了两张纸在南初的面前,口气是肯定的:“这是你的?”